首页 > 记者调查 > 内容

贵州省织金县三塘镇 农林开发项目背后的盗采闹剧
发布时间:2017-6-12 9:51:34   来源:人民法治网   点击:

本刊记者 叶斌
 
  日前,《人民法治》杂志社收到贵州省织金县三塘镇前锋村开田自然村村民的集体投诉,反映三塘镇政府以农林开发、土地流转为幌子,官商勾结,坑害投资商和农民,盗采国家煤炭资源,地方政府又以执法为名,两次拘留或留置阻止非法外运煤炭的村民约40多人次,毁坏村民自建屋棚200余间,损毁山林、耕地400余亩,造成外地投资商数千万元投资款无法追回。为此,记者到贵州省织金县采访。
 
  以经济苗木示范园项目“招商引资”
 
  前锋村开田自然村距织金县城40多公里,坐落于一个偏僻小山沟里。
 
  2014年8月3日,三塘镇政府以招商引资名义,在前锋村设立了经济苗木示范园项目(包括开田自然村在内),与织金汇丰农林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汇丰公司)签订《经济苗木示范园招商引资项目协议书》,三塘镇政府为甲方,汇丰公司为乙方。协议书规定:本经济苗木示范园一期项目规模为80公顷,主要以经济林幼苗培育及种植、经济花卉培育及种植、中药材的种植为一体的大型经济苗木示范园,要求连片种植。确保育种区、优良繁殖材料区、实验区、生产区并配套建设相应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从2014年7月开始,期限为五年,2019年为收获期。项目整体开展年限为25年(2014年7月—2039年7月)。项目预计总投入资金为3410万元。
 
  2014年8月4日,织金县发展和改革局以织发改字[2014]357号文件作了批复。批复明确要求:项目相关手续未办理齐全前,不得擅自开工。
 
  村民们反映,在未办理任何手续的情况下,汇丰公司就拿着协议书、县发展和改革局批复的文件,于2014年12月18日与开田自然村村民们签了土地流转合同。签合同时因为有镇政府土地所、安监站的干部参与,原本质疑项目真伪的村民最终还是选择信任,有的村民还未收到土地流转费就把合同签了。合同甲方为村民,乙方为汇丰公司,双方约定:乙方流转的土地仅可用于种养殖业、休闲农业、观光农业。如用作其他用地,必须在流转期限结束后恢复成耕地交给甲方。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期限为20年,从2014年12月18日起,至2034年12月17日止。
 
  汇丰公司与村民们签完土地流转合同后,随即以“土地整理”项目的名义向外界“招商引资”,先后与何家毅、李勇、陈发、林正平、王顺琴等投资商达成合作意向。
 
  据投资商李某介绍,他们也是因为看到汇丰公司与镇政府所签协议和县发改局文件才决定合作。签完合同,投资商们分别向汇丰公司打入数百万元不等的“工程风险保证金”,其中何家毅的施工队打入250万元,林正平的施工队打入400万元。各投资商在2014年12月18日收到汇丰公司进场通知书后依据合同条款纷纷开工。此时,共有三个施工队进场。汇丰公司在合同中承诺,“待签订的工程完成或者双方已解除本合同时”,无条件一次性将“工程风险保证金”退还。2015年2月,汇丰公司与投资商签订《前锋村土地整理工程施工合同》,合同明确了汇丰公司的责任:根据双方完成约定工程量及时支付工程款;现场派驻施工员,对工程进行监督管理,结合施工方案指导乙方施工;施工前甲方向乙方提供施工方案、设计图纸及勘探资料等。
 
  在“土地整理”幌子下私采乱挖煤炭资源
 
  施工队进场后,每天约有六七百名工人进出这个小山沟,宁静的小山村出现了往日少有的热闹,村民们分别搭建活动板房,经营烟、酒、小吃,为施工队工人提供服务。
 
  之后,令村民和工人们颇感疑惑的事情发生了。汇丰公司请来地质钻探队伍,在开田自然村地域内打了几十个钻孔,勘探地下煤炭的储藏情况。
 
  “自汇丰公司2015年2月施工以来,几十年、上百年育成的200余亩自然森林的树木全部被砍伐,甚至被连根挖除。”开田自然村村民说。
 
  一位村干部告诉记者,汇丰公司的项目没有在林业、国土、环保、农业等部门办理任何手续,一开始就是骗局,而且有镇政府在背后支持,真正目的就是以农林开发名义招商骗取资金、盗采煤炭资源。因为办理合法手续开采煤炭的成本太大。
 
  一施工队负责人印证了村干部的说法。他反映,根据合同,汇丰公司应在施工前提供施工方案、设计图纸,但汇丰公司一直没有提供,只派了一名“工程技术人员”在现场指挥挖坑。当时施工队认为既然是“土地整理”,就一切按照汇丰公司的意图办事。在“工程技术人员”的指挥下,开田自然村200多亩产粮地完全被毁,土地上被挖了几米、十几米甚至几十米深的大坑,直到挖到煤炭为止。施工队至此才恍然大悟,拒绝这样的“土地整理”,同时要求汇丰公司支付应得的开挖土方工程量的工程款,但汇丰公司要求各施工队继续挖煤,称挖煤卖钱后才能支付工程款及农民工工资。这几家施工队无奈之下由“土地整理”改作挖煤,租赁来大型挖掘机20多台,转运泥土的卡车80多辆。私挖乱采导致多处山体出现垮塌,留下较大的安全隐患。
 
  村民胡某说,就汇丰公司这种采煤行为,如果说他们违法,却又有政府参与,三塘镇公安派出所还在开田自然村施工现场设了警务室;如果说不违法,汇丰公司明明是农林开发而不是采煤,没权毁林毁地。据胡某了解,汇丰公司由开发变成采煤,三塘镇政府还发给他们《贵州省毕节市煤焦产品准销证》及《贵州省毕节地区煤炭税费征收验票证》。2015年4月至9月,汇丰公司共卖出煤炭约20000吨,最低价为50元/吨,最高价为750元/吨,平均价约300元/吨,总价值超过了700万元。
 
  记者在织金县国土局采访了解到,对于经济苗木示范园项目,当时三塘镇个别主要领导并不同意,最终通过是迫于上级的压力。记者获得的三塘镇塘会纪字[2014]21号会议纪要显示“县委主要领导亲自过问此事……下级服从上级”,织金县国土局数次干预都无济于事。
 
  工程款没着落施工队被劝盗采自救
 
  施工队负责人李勇告诉记者,他们挖土方两个月有余,挖了约90万方土,后挖的都是煤,他们知道这是国家资源,故没有再挖,汇丰公司始终不按合同支付工程款。2015年8月,施工队到织金县政府、信访局上访,信访局约来了三塘镇镇长谢雄道,谢雄道劝他们挖煤自救,施工队始终没挖。
 
  我国刑法第343条规定:“违反矿产资源法的规定,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擅自采矿……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然而,汇丰公司不仅擅自采矿,更为荒唐的是,为达到拒付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的目的,开出“挖煤卖煤授权书”给施工一队和二队:对在施工中出现的工程煤有自主销售权,销售款专用于农民工工资及工程队机械租赁欠款。
 
  目前,仅何家毅等人的施工队为“土地整理”项目就投入资金(包括保证金、完成的工程量、机械及人工损失)2000多万元。据何家毅反映,这些钱至今收不回,连汇丰公司的人都联系不上了。
 
  村民胡某向记者介绍,汇丰公司以项目骗取投资款,投资款到手,又卖了好多煤,仍未罢手。400多亩山林和农地被挖得面目全非,森林遭到破坏,土地已无法耕种,政府没人管。
 
  村民们透露,自2016年8月开始,曾与汇丰公司有合作关系的村民杨某,在三塘镇政府个别人的支持下,组织人力私挖乱采,把挖出的煤公然倒卖给一家叫利琐煤厂的企业。村民多次联合抵制无果。
 
  村民抵制非法卖煤被拘
 
  记者从村民处获悉,2016年12月31日,三塘镇政府组织公安、国土、镇干部及其他社会人员约200人到开田自然村,以打击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的名义,将汇丰公司招商来的三个施工队伍的工棚,当地办有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的养黑山羊的羊圈和养牛的牛棚,还有做小生意的活动板房等全部销毁,从而给养羊专业户胡国忠造成价值近20万元的损失,养牛专业户卢凤华等人损失近40万元。其他经营烟酒餐饮的村民们共计损失80余万元,施工队自购的价值十几万元的柴油也被“没收”。同时,公安以“阻碍执行公务”为名带走20多名村民。
 
  村民们说,汇丰公司对开田自然村的这种“农林开发”已经持续三年,其间,盗采国家矿产资源的违法行为从没有人过问,也无人制止。相关部门只是在2017年1月1日到山上插了几块“严厉打击非法开采矿产资源”的牌子。
 
  据了解,2017年1月7日、1月11日、1月15日三次,村民们分别到镇政府找到镇领导邹顺虎、政法委书记王旭,要求赔偿损失。镇政府领导称“是县委、县政府的命令”。村民们要求出示县政府的文件或文字依据,镇政府领导的回答是“你们自己去找上级”。2017年2月7日,邹顺虎、王旭、织金县公安特警大队及杨某等近200人开了七八辆大卡车来开田自然村装煤,村民们阻止杨某、汇丰公司卖煤,要求镇政府赔偿损失,并指出汇丰公司还欠村民们土地流转费、劳务费、运输费等共计30多万元,要求先对欠款作出处理。公安民警随即以阻碍执行公务罪下令抓了25名村民,当天晚放了9人,有16人被拘。据村民们反映,在25名村民被抓到三塘镇政府门前停留时,邹顺虎和王旭给每名“特警”一包中华牌香烟和400元现金。
 
  被拘村民李某、胡某夫妇告诉记者,他二人当天因阻拦杨某非法卖煤,被公安以“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为名抓走,当时他们一个5岁、一个3岁的孩子无人照管被扔在马路边。他夫妻二人在拘留所里哭了一夜。
 
  村民李某说,因为杨某、汇丰公司背后有人,在他们私采煤炭过程中先后有两位村民被乱石砸死,均被私了。如村民杨信2016年4月19日上午9时左右,被汇丰公司堆积的石头砸死,一次性赔款20万元,协议约定“不能就此事引起任何纠纷”。然而,就是这样的协议还被提交到派出所备案。
 
  记者赶到织金县委宣传部,要求协助采访县国土局、县公安局、县发展与改革局等相关单位,分管外宣的卢副部长、外宣办主任同意约请上述部门负责人到宣传部集体接受采访,最后记者被告知以上部门领导都外出办事了。记者赶到县政府采访分管陈副县长,被告知不在。
 
  回京后的第二天晚上,记者接到一位地方干部打来的电话,透露施工现场晚上仍有人偷采煤炭资源。记者随后向织金县国土局副局长安某发信息核实。安某第二天上午回电说马上派人到现场去,因为采煤没有手续,公安抓了几个人……已将汇丰公司非法开采煤炭一案于2016年12月30日移交县公安局了。该案目前的情况他也不清楚。村民随后再次形成文字报告到县政府上访,要求县政府对他们所拆房子、土地、林木进行赔偿。投资商李勇等人也要求政府出面监管,尽快追回所有投资款,将不法分子绳之以法。
 
  本刊将继续关注此事进展。  
 

免责声明:法制与社会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法制与社会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中文陈述文字和文字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做任何保证或者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由任何怀疑或质疑,请即法制与社会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编辑:马磊

上一篇:山西省交城县五七煤业重组企业 疯狂盗采致生态遭严重破坏
下一篇:广西岑溪露天采石场“任性”污染 近七成未缴纳环境治理恢复保证金

发表评论
主管部门:云南省司法厅 主办单位:云南省人民调解员协会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昌路26号云南省司法大楼8楼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内刊号:CN53-1095/D 法制与社会杂志国际刊号:ISSN1009-0592
© 财经观察 - 法制与社会【cjgc.fzyshcn.com】© 2005-2018 版权所有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3003036号-1